无煊

常常会感到后悔,无法留住TA们,无法给予TA援助,无法追上TA们,我还是原来那样颓废无助,永无光明

真是的,今天的杰克怎么都喜欢吓唬我(气呼呼),忽然跑出来打了我,然后又放下来,让我修机(此时尚剩两只小园丁),再把另一个送上天以后,又是一爪将我打倒,抱我跑了大半个地图后反复把我丢到柜子前,就当我以为他想要放血我的时候,又把我放到了地窖前。

今天遇到了一个很莫名其妙的佛系杰克,我原本在修机,忽然之间就挨了杰克的刀,想跑却又挨了刀,原本以为上就要椅子了,结果那个杰克又把我放到了我原本在修的机面前,所以我干嘛要挨刀,这什么坏毛病

世界上最辣鸡的手书预告,估计已经是个废人了我
电脑还崩坏了,详情见p2

发生改变的那天

吸血鬼X神父真好吃,QAQ但是粮为什么这么少呢?所以我要向你们安利!!!!
呐,呐你们愿不愿意去玩一下《阁楼上的暮光》
所以今天写的是END1线的神父第一视角的糖(除了不甜以外都好)

      啊,终于结束了一天的工作,我拖着比平时更加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家中,暮光正托着脑袋躺在床上看着我
       “欢迎回来啊,”暮光微笑着这样说着
     看着这个慵懒的男人内心的怒火不由的涌了上来,这个害我比平时更加疲惫的男人,我不禁想将三个月前的自己给殴打一顿
        三个月前我向这个笑的特别欠揍的男人告白了

        甚至想不出任何理由,大约只是心里由对他的可怜变成了想要陪着他、想要和他在一起了吧
        这样想着在看到他的那一刻,我甚至没有多想“我喜欢上你了,想要和你一直在一起”这种羞耻的话就那样脱口而出了
       暮光碧蓝色的眼中仿佛有闪耀的光芒
      甚至没等我反应过来,一个柔软的东西就贴在了我的嘴唇上,啊,一个熟悉的触感,我甚至没有过多的思考就明白了这是什么,就和三年前一样的触感,这是暮光的嘴唇
       暮光的手从后面将我环住,一股腥臭在舌尖上渐渐晕开,啊,好晕,酒的味道,那是暮光的血,感觉意识在渐渐远离头脑,疲倦的感觉涌了上来,眼皮变得很沉重……
        当醒过来的时候,我正被睡着的暮光抱着,好近!我甚至看清了他长长的、金色的睫毛,猛的想起了睡着前的事情
         啊——————好羞耻!我的脸涨红了起来
       “是在害羞吗,你还真是可爱”暮光微微上扬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正陷入回忆的我猛然发现暮光那崭白的手从后面将我的腰环住,一股湿湿热热的口感觉在脖子上,好痛!
          啊,对了,今天又是满月,果然,无论重复了多少次,还是会觉得很不舒服
————省略吸血过程的分割线————
     我和暮光对视着,他的嘴唇上还沾着我的血,看着他那参差不齐的长发,我开口说:“今天被村长夫人说‘神父大人您的头发怎么变成这样参差不齐了?’总之,先把你的头发剪一下吧,如果再向今天早上一样和我的头发纠缠到一起的话,还是让人很苦恼”
        “哈?”暮光发出了不情愿的声音
        “哈什么哈,如果你不剪头发的话,就不准做昨天晚上那种事,而且如果你那么闲的话,平时就多清理一下墓地的杂草树叶啊!”我无视着暮光的一脸抱怨,一边帮暮光修剪的头发一边把憋在心里的话一口气说了出来
       
     ————    写不动啦,就这样啦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 (深夜之中,暮光拥抱着疲惫的神父,两人渐渐进入梦乡)
        

爸爸我最喜欢的女儿,艾琳酱!
无论是穿衣品味上还是作息习惯上,都有爸爸我年轻时的风范。

女儿+1

无煊的样子……